鸥,诗经大雅凫鷖章作鷖(音医),曰:“凫、鷖在泾。”
唐代孔颖达撰毛诗正义云:“鷖,苍颉解诂云,鸥也。”

明代李时珍撰本草纲目叙述曰:“鸥,生南方江海湖溪间。形色如白鸽及小白,长喙,长脚。飞耀日。”

在古藉上尚见一些异名:沤 战国列御寇撰列子黄帝篇:“海上之人,有好沤鸟者。”

元代朱公迁撰诗经疏义:“鷖,好浮,故鷖一名沤,今字从鸟,后人加之也。”

水鴞 汉代许慎撰说文解字:“鸥,水鴞也。”

三品鸟 宋代陶谷撰清异录:“隋宦者刘继铨,献芙蓉鸥二十四只。毛巴如芙蓉,帝甚喜,置北海中,曰:鸥字三品鸟,宜封为碧海舍人。”

信鸟 禽经:“鸥,信鸟也。”

信鸥 禽经注:“鸥,群鸣喈喈,随潮往来,迎浪蔽日,谓之信鸥。”

南越志:“,在海中随潮上下。常以三月风至,乃还洲屿。颇知风云,若群飞至岸必风,渡海者以此为候。”

按,南越为今之两广。

江鸥 本草纲目:“在江者,名江鸥。”

江鹅 本草纲目:“江鸥,江夏人讹为江鹅也。”

信凫 本草纲目:“鸥,海中一种,随潮往来,谓之信凫。”

在台湾有关鸥鸟最早,为1869年6月15日,英人史温候发自打狗,寄给英国“朱鹭Ibis”学报编辑之一封信,言及台湾北方三个小岛上之海鸟情形。由刘克襄转载,曾刊载于台北市野鸟学会通讯冠羽(1987),有关部份节录于下:

“我最近才读到柯灵乌Cuthbrt Collinwood先生的“一名自然观察者在中国海域的漫游”,这里面提到的一些事,值得记载在中国鸟类学上。很可惜,作者并未全部告诉我们他所描述的鸟种,但我或能在文章上认出牠们……

进一步来谈,柯灵乌先生说到:“--在基隆近海(7月1日),我们看见三个小岛--花瓶屿,棉花屿和澎佳屿。”棉花屿栖满鸟类,而他遇见两位台湾的采蛋者在那儿。他提到这些鸟是“清醒者(Widewakes)”,我想可能是乌领燕鸥(Sterna fuliginsoa),我曾在澎湖描述过牠们,中国海岸并没有。另外,在岛上繁殖的鸟类里,另一种燕鸥,体型较大,有蓝灰与乳白的羽毛,牠们是凤头燕鸥(Sternavelox),定期在基隆屿繁殖。”

鸥鸟,虽通常在人迹罕至海中岛屿群栖营巢,却常遭渔人猎捉之悲残命运。加拿大人马偕神学博士G.L.Mackay于1872年抵台,他的著作台湾遥记Far From Formosa;1896一书,他去世后在美国出版;记台湾之风俗、物产等。其中一段叙述登陆基隆东北方,距基隆大约50公里处海岛鸟屿时,见到该岛上许多和燕鸥被鱼人残杀情形,有关部份节录于下:

“远离福尔摩莎东北方,基隆外海的一百哩处,有三座岛,汉人分别给予适当的称呼,花瓶屿、鸟屿(棉花屿)和大屿(彭佳屿)。这些岛属于福尔摩莎,但独立自主。

花瓶屿地表是不规则的裸石,毫无生机,没有任何陆栖动物;约170尺,只能供长距离飞行的海鸟休息。

鸟屿也不适合人类居住,但可确定海鸟集聚成群的家园,牠们随时遮天蔽日。此岛一方是险峻而崎岖的石壁,离海面约200尺,坡面上有两三英亩的平坦台地,没有灌丛和树林,但覆着软草,这使鸟类下蛋时不需任何筑巢材料。我发现12种不同种同种的草,但没有花。昆虫方面,有可怕的蜈蚣与数种甲虫,非常繁多。当然最具代表性的仍是鸟类的生活。海鸥与燕鸥数百万聚集。当牠们回岛时,往往在上空先盘旋,然后像一丛长有羽翼的宽大披肩落下来。于是整个山坡表面覆满海鸟,般海时这景观值得一览。但残忍的人类破坏了这幅美丽的自然画面。有一回,我们扎营那儿时,约有一打人从大屿来采鸟蛋。他们的大蓝子迅速满载。黄昏,海鸟回来,栖息草地时,他们又带着火炬活海鸟,塞入大袋子里。然后带到大石旁,点燃火炬,一只只海鸟在那儿打死,死堆成好几尺的小山。海鸟悲泣惨叫与这种杀戮景观令人作呕。清晨时,他们整理、盐腌,弄干鸟尸;捉完海鸟后,他们始猎捕大型的海龟,我们的水手向他们购买。回途时,甲板上堆满死的,活的鸟海,完整与碎裂的鸟蛋;另有一个角落则躺着一只五尺的大海龟,整夜像一个人在呻吟。这是什么样的夜晚啊!”

按,出现于台湾附近海洋之青海龟,甲长达140公分。

有关海鸥,日人蜂须贺正的琉球鸟类研究(1953)一文,有叙述榎木桂树在台湾北方三小鸟的旅行经过,刘克襄亦曾翻译刊于冠羽通讯,节录于下:

“第六天早上,从钓鱼台港口出发;即可看见现在叫澎佳屿的大屿,三两只海鸥已接近。假若未看见岛,是看不见海鸥与燕鸥的。

船经过澎佳屿不久,出现一小岛,乍看如冰山,但比起澎佳屿,离岸又更远了;由望远镜看去,以天空为背景,这岛有清淅的白云,外围随时模糊,彷彿正要狂怒的暴风雨。这个奇景,老船长解释,那是数万只栖息岛上的海鸟,牠们的白色粪便所造成。早些年,这个岛叫鸟屿,现在叫棉花屿,约一里长宽度,取名棉花岛非常有意思,因为这个岛看来就像一大串棉花,尤其是海鸟飞到空中时。”

鸥鸟姿容优美,飞翔湖畔海滨的时候频添风韵,古来有许多吟的诗歌:

袁凯观沙鸥诗:“门外群鸥我所知,终朝相见不相离。借尔桥东杨柳岸,明年春日更添儿。”

张养浩诗:“鹤知松岁月,鸥狎海风波。”

方岳简诗:“鸥沙草长连江暗,蟹舍潮回带雨腥。”

高启诗:“秋江水冷无人渡,群鸥忍饥愁日暮。”

唐李峤诗:“暂惊河女鹊,终狎野人鸥。”

崔道融诗:“白鸥波上栖,见人懒飞起。”

杜甫诗:“娟娟戏蝶过闲幔,片片轻鸥下急湍。”

“风蝶劝依桨,春鸥懒避船。”

“舍南舍北皆春水,但见群鸥日日来。”

“自去自来梁上燕,相亲相近水中鸥。”

陆龟蒙诗:“正见霜风飘断处,寒鸥惊起一双双。”

许浑诗:“雨晴巢燕急,波暖浴鸥闲。”

“眠鸥犹恋草,栖鹤未离松。”

白居易诗:“石叠青稜玉,波翻白片鸥。”

谢灵运诗:“海鸥戏春岸,天弄和风。”

鸥科可分类为鸥和燕鸥。前者有43种,后者39种。鸥除了少数为小型种以外,一般均为大型鸟。翼长,端尖。尾呈角形。喙强大,尖端呈形。脚趾有蹼。成鸟羽衣白色,背、翼灰青色,翼端黑色为多。

鸥,分布于全球海洋沿岸地域,北半球比南半球多。飞行鼓翼慢,善于滑翔或帆翔,虽巧于水上游戏,却不能潜泳。有时捕食生鱼,惟通常均觅食浮于水面之兽、鱼类腐尸,故多群栖于港湾或海边,休息于防波堤或岩礁上,亦见于湖泊或大河川。

鸥,多群栖营巢,筑巢于岩礁上、峭壁凸出部份,或在草原、草丛中,以枯草或海草为巢,一巢2~3个卵,亦有4个记录。同一种鸥卵其色与斑亦有异,多变化。

大多数燕鸥均比鸥类体型小,除了玄燕鸥全身黑褐色外其他燕鸥体羽均白色,背和翼青灰色,繁殖期头顶呈黑色。雌雄羽色相似。虽为蹼足,却少游泳。
燕鸥以鱼虾为主食,亦觅食其他海洋性动物。栖息于沼泽燕鸥亦捕吃空中昆虫。发现水面上食饵,即俯冲捕食。

通常筑巢于海边或河川沿岸砂地、岩礁上。一巢2~3个卵,或1个,灰色或褐色,有灰青色或黑褐色斑点。

北极燕鸥Sterna paradisaea为迁徒移栖距离最长的鸟类。分布于北半球高纬度地区,北纬82~50度附近,北欧瑞典、芬兰、挪威等以及加拿大北部、阿拉斯加、格陵兰及冰岛等地方,在这里夏季繁殖,8月下旬南迁,几个月后到达近南极附近,为了南北两极间旅行,花20星期,每天平均以240公里速度继续飞行,次年2月再由南极回归。牠们所经过地方均为日照时间最长的季节,故可谓为享受日光最多的动物。

系放测验发现在加拿大东部拉布拉多海岸系脚环的北极燕鸥鶵鸟,于90天后出现于距15000公里非洲东南部海岸;在格陵兰狄斯科附近系放的另一北极鸥飞行16000公里以上达到非洲东南部之南非德班。在俄罗斯北极海岸系放的另1只北极燕鸥则在澳大利亚海边被捕,此距离至少22500公里。通常北极与南极间之来回飞行距离达35200公里。

科别:鸥科
学名:Laridae
英文:Gulls, Terns.

【来源】《鸟与史料》【作者】周镇/台湾